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

年末了,再说说加班的问题,其实加班这个话题之前已经写过两篇了:

  • 蹭个热度,也说说 996
  • 你的加班有价值吗?

我的立场和态度是:我不反对加班,而且我也认为年轻人需要有拼搏奋斗的精神,但我坚决反对无效加班,在我看来下面一些情况就属于无效加班:

  • 为了应付领导检查而故意留下来的加班的;
  • 看见别人没走,不好意思走的,但也没有做有意义的事情;
  • 因为规定 8 点或者 9 点下班,白天摸鱼,磨磨蹭蹭地做到下班前。

最近和团队成员面谈,也聊到了这个话题,大多数人表示不太能接受强制 996,但如果真的有事情,兄弟们一起上,哪怕是通宵也没有问题。这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强制 996 没有时间上的弹性,就像一根紧绷的弦,时间长了容易断,有张有弛才能效率最大化。

我的团队相对比较特殊,大部分人都有了家庭,他们更希望时间上能更加弹性,我也非常支持和理解,所有允许事情可以带到家里去做:

  • 下班后可以先回去,可以陪老婆孩子,当天能把事情搞定就 OK;
  • 周末如果只是待命状态去响应和支持其他部门的一些工作,也允许不用来公司,不管你再哪里,只要能及时响应处理问题就可以了。

这样做会带来两个不好的结果:

  • 部门间可能存在攀比,觉得我们每天加班加点,为什么产品部门加班那么少,容易引起部门间的矛盾和一些人员的心理不平衡;
  • 老板可能会觉得,不是事情很多吗,为什么都走这么早呢?

这时是多么怀念我之前非常反对的 KPI 的考核制度,虽然有很多弊端,但至少有数据来做支撑,会少一些误解,多一些谅解。

如果强制实行 996 制度呢?

钱管够的情况下,还是有人愿意 996 的,但并不是全部,有的人会选择健康,有的人会选择家庭,而且多少是够呢?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,马上上涨的 50% 可能就会变成理所应得的,然后依然会抱怨 996 的制度。

996 的一个前提就是工作量能够精确的量化,而且是非常客观地,一视同仁,公平对待,但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,目前还没找到很好的方法解决。

996 必然会带来更高的成本,曾经在面试时有对面试者提到过,是不是 996 ,面试者要求的薪水是不一样的,而团队内部如果没有大幅调薪,肯定会有白天摸鱼,晚上干活的景象出现。

如果我们放的“聪明”点呢?

老板在的时候,我们就晚点走,造成一种下班之后,依然灯火通明,每个人都在奋斗的假象。如果是这样价值观就出现了扭曲,既欺骗了老板,也欺骗了自己。我们也就慢慢变得不知道怎样正确地做事了。

而作为管理者,如果确定没有超负荷的任务,又看到员工在拼命加班的时候,就该警惕了,得去了解真实的原因,是什么导致不能在正常时间内完成工作?前 Google 员工王争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在 Google 工作是,有一天 7 点多还没走,大领导经过时,过来好奇地问,怎么还没走,是上班时摸鱼了,还是遇到什么麻烦了?

我们其实追求的是效率,效率提升了,成本就降低了,同样的人能做更多的事情了,也就有利可图了。如果是低效地做事,即便时间很长,产出也不会很理想,只有单位时间的效率提高,时长才变得有意义。关于开发效率,可以看看《怎样提高开发效率》。

每年在年终都会说,明年将会更加的辛苦,就像每次看春晚都说今年的没有去年好看一样,因为我们在不断地成长进步,我们的要求、标准、追求都在不断地提高。

所以,辛苦在所难免,只求我们付出的每分每秒都有价值所在。